网络一字马女神 她曾是中国最美的国家队队长,综合其他新闻—全球体育资讯,进球网

  • 时间:
  • 浏览:4

  深度| #人物

  6月上旬,一组美女裁判图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定晴一看,她就是2015年在网络上走红的“一字马女神”舒思瑶。

  这些年来,她一直没有离开过艺术体操的赛场。在参加完里约奥运会后,舒思瑶退役,转型为教练。现在,她又多了一重裁判的身份。

  不仅如此,她还热衷做公益活动,被网友视为“人靓心美”的代言人。

  东京奥运会即将开幕,舒思瑶这些天一直会浮现参加里约奥运会时的记忆。

  艺术体操带给她哪些珍贵的画面?

  01 一字马女神由来

  舒思瑶不会想到,自己在公寓过道出摆出一字马造型的照片出圈了。

  2015年,她在训练之余尝试了倒转一字马的动作——将双腿摆开支撑在过道两侧的墙壁上,身体朝下弯曲,双手固定在一只脚上。

  第一次尝试,全程才2分钟,舒思瑶就完成了这个造型。

  不过,这个高难度的动作很快就出圈,引起了网友们的关注。

  “我没想到很轻松地做成功了这个动作,于是发了朋友圈,不知道被谁转发到了网络上。”

  一时间,网友纷纷开始猜测这张照片的主角是“何方神圣”,因为是侧脸,没有人可以确认,直到一家瑜伽馆的老板冒领了这张照片,对外界宣告这是这家瑜伽馆内一位员工的杰作。

  因为专心于训练,舒思瑶上网的时间有限,过了一段时间,她的队友才发现了这个猫腻。

  出于避免让网友被照片吸引而受骗的想法,她拆穿了网络商家的谎言。

  “好多人都知道了他的瑜伽馆,想去那里报名学瑜伽。我队友觉得这个属于欺骗行为,明明不是他们的员工做得,觉得很不好。”

  “别人用我的照片做商业用途,我一开始没那么在意,因为没有那个意识,觉得用了也没什么,后来我队友这么和我一说,我也觉得欺骗消费者,不太道德,就让队友出来澄清了。”

  这样一来,舒思瑶名气更响了。

  一些追随热点的媒体想要采访她,但因为当时队伍正在备战2015年世锦赛,这是里约奥运会的资格赛,她无暇分心,加上自己也不想借此事更多炒作,因此她逐一婉言谢绝。

  通过这件事情,舒思瑶得到了“一字马女神”的头衔。她会收到很多网友在微博上发来的私信,有的赞扬她的颜值,也有的请教她如何练柔韧性。

  对此,她会精选问题,进行认真回复,“这个动作并不是人人都都能做到的,一定要通过力量与巧劲的结合,中间要有一股力量支撑住。”

  舒思瑶绽放一字马的舞台,不只是局限于地面或公寓过道,她还曾在健身房、雪地里、海边等处做过不同造型的一字马,然后拍照留念。

  “只要我觉得场景漂亮的地方,我都愿意做动作展示自己。”

  一字马讲究柔韧性,而这一点恰恰是艺术体操运动员的特长。

  事实上,舒思瑶刚练艺术体操时柔韧性并不好,为了练好这个基本功,她每天必须要压韧带半个小时。前几年,每天做完这个环节的训练,她都感觉腿是麻的,“非常痛苦,像断了一样。”

  她甚至将这种疼痛的等级形容到像女性生产,“盆骨张开,把韧带拉升开,要到极限的范围。”

  半个小时的时间,她咬牙坚持,偶尔也会哭着喊妈妈,“真的是1秒1秒在计算时间。”

  练了一定量的时间后,肌肉才会定型,韧带开始越来越软,从而奠定做一字马的基础。

    02 训风波

  舒思瑶出生于1992年。她从6岁半开始接触艺术体操,与这个项目的结缘还是因为她会跳舞。

  从3岁开始,舒思瑶就开始学古典舞。一次,一位学艺术体操的孩子家长恰好看到了舒思瑶,主观判定她适合这个项目,于是把她推荐给了教练。

  教练喜上眉梢,觉得捡到了宝。

  刚开始学艺体的时候,舒思瑶并没有放弃舞蹈,都只是作为兴趣爱好在涉猎。除此之外,她的家长还替她报班学电子琴、书法、国画,希望全方位地发掘女儿的艺术天分。

  舒思瑶遗传了母亲的“张扬”,她记得自己很有表现欲,豁得出去。只要有比赛,她都会报名参赛。哪怕和母亲逛街时遇到临时比赛,她也从不错过。

  一到台上,她就灵感乍现,来一段即兴的舞蹈,也因此从中胜出,拿到过一些奖品。

  “我的妈妈从小对我的教育,就是让我要敢于表现自己,不管什么事情都不用怕,都可以尝试。我也从不觉得自己好看,而是因为自己学了跳舞,会让我骨子里有一份自信。”

  “我知道我跳的舞蹈,是能让别人欣赏的,既然学了跳舞,我就应该好好展现自己,我享受那种被别人瞩目的感觉,希望别人为我的表现鼓掌。”

  为了让自己的表演力更强,她从小就会站在镜子前学礼仪,学怎样笑得更美,更有魅力。

  她长相乖巧,但“臭美”,小时候会偷偷拿着妈妈的口红在嘴上抹一下,学大人的样子,抿一下嘴唇,也会拿出妈妈的高跟鞋穿上,想像自己是舞台上最亮的那颗星。

  也是基于这种心理状态,在训练严苛的条件下,舒思瑶一直没有坚守在艺术体操这片小方格里。

  虽然最开始柔韧性并非强项,但她的优势在腿长、手臂长,身材比例好。小妮子练艺术体操1年多后,自己在小学4年级的时候,因为天赋出众,她被选调到了四川省队。

  要从老家泸州前往成都,这对十多岁的孩子来说需要一段适应的时间。妈妈给她保留了学籍,对她说,“给你3个月的时间,看看你适应不适应。”

  一切都是天道酬勤,她很快就确定自己能留在队伍中。女儿的训练改变了父母的生活规律,他们开始在每个周末开3、4个小时的车前往成都看女儿,帮她换洗衣服,每周也只能见1、2面又要匆匆赶回去上班。

  每一次分别,舒思瑶都哭得惨烈。

  舍不得女儿,妈妈也是每次一转身眼泪就掉了下来。这个过程持续了一年多,双方都渐渐地适应了两地分离的状态。

  父母辛苦,舒思瑶在训练上也在经历考验。艺术体操追求美感,对运动员的身材要求极为严格。每一名运动员都会或多或少地面对控制体重的难题。

  13岁的舒思瑶体质偏瘦,仍逃不过这一关。

  那段时间,她的身高1米58,体重只有35公斤。一到要放假的时候,教练就会定一个指标,比如体重降到32公斤才能回家。

  她突破过生理极限,在3天里只吃了一点巧克力,没有过大口喝水,只是不断地漱口,让嘴巴保持湿润感觉。

  她不停地跑步,最多一次围绕着场馆跑了30圈,跑到后面她感觉浑身乏力,没有知觉,随时都会晕倒。

  控制体重的那几天,她饥饿感充斥着整个身体,心情容易叛逆,甚至做梦都梦到在吃东西。每次度过这个过程后,她会想在心里弥补亏欠,所以会“暴饮暴食”,体重反而增长了一些。

  有几次,她全身没有地方有肉可减,往往一整天训练后站在秤上,发现体重没有任何变化。

  “没有东西可以消耗了。”她躲在房间里偷偷给妈妈打电话,说坚持不下去了,妈妈一口回绝了她,“既然你选择了,还是你自己做的决定,你就必须要坚持下去,没有退路。”

  那次放假回家后,舒思要直接对父母说不想再去成都训练了。3天的假期到了,妈妈催促她赶快坐车返程,她下意识反抗,只能求爸爸让她留在家里。

  “那天我妈妈有事出门了,我爸爸送我到车站后,我抱住柱子使劲哭,他看着好心疼,说那不练了,就把我带回了家。”

  妈妈回家后一看女儿还未出发,开始做她思想工作,又打电话给她的队友,让她们来鼓励女儿。

  就在这个时候,已经回到成都训练的小伙伴们给她带来了一则消息——“以前的教练回老家了,现在来了新教练,不用控制体重啦,而且每天还能做游戏,训练一点也不累。”

  她被“骗”了回去。

  教练的确是换了,但训练也不如队友说得那么轻松,“我估计是新教练刚来,给我们尝尝甜头,然后再开始严厉。”

  但可能也是因为这个插曲,让舒思瑶的运动生涯得以延续。

  03 无所不能

  2009年底,舒思瑶如愿入选艺术体操国家队。

  之后的两个奥运会周期,北京奥运会亚军团队成员陆续退役,她与鲍语晴、赵敬楠等队友逐渐成为了核心队员。

  2012年,因为在奥运会资格赛中出现失误,中国队没能得到伦敦奥运会的门票。

  里约奥运会周期,姑娘们潜心训练,不但找回了亚洲第一的位置,还在2015年世锦赛团体全能项目中名列第8,直接晋级里约奥运会。

  等了7年终于能够踏上奥运会的征程,对舒思瑶而言,这可能也是她职业生涯的尾声,她希望自己能在五环的赛场上跳出最华丽的乐章。

  备战的那段日子,她和队友们练得很辛苦,从上午8点一直练到晚上10点,中间最多只休息半个小时。

  一天天磨练意志力的训练,时常会有队员练不动了,倒下了,但舒思瑶往往走能坚持到最后一刻。

  “我是队长,我觉得自己的意志品质很强,我很能忍,我一定要坚持。”

  在她看来,每天长时间的训练是基础,艺术体操讲究的是选手与器械的配合。

  “就像打乒乓球,选手会在同一个位置打成千上百次。艺术体操团体项目,不仅是任何人之间的磨合,还有人和器械之间的磨合。”

  2016年8月的里约,气候宜人。来到奥运会的场馆里,她既兴奋又紧张。整个比赛过程,这个团队也经历了诸多困难。

  “我们好有几个人有比较严重的伤病,有一个人手一直处于骨裂的状态,在比赛的最后几秒钟甚至脱臼了。”

  最终,舒思瑶与队友拿到了第11名。

  里约奥运会结束后,她来到职业生涯的十字路口,选择退役,直接转型为国家队教练。

  回顾自己的职业生涯,没能站上奥运会的领奖台,但她依然看到了自己与队友的闪光点。

  “亚洲的艺术体操在世界范围内竞争力不强,但我们有4到8年的时间在亚洲的各类赛事中拿到过很多次冠军,很多次战胜日本队。”

  她记得,那几年,日本队队员有更好的条件,比如能够请俄罗斯籍的外教,对她们的节目编排帮助不小,她们也时常能去俄罗斯接受高水准的训练。“

  但在亚锦赛上,只要我们一去,她们都会有一些胆怯,会觉得会输给我们。”

  2016年年底,舒思瑶无缝衔接地成为了一名教练。

  与之前相同的是,她仍需要每天同一时间出现在训练馆;不同的是,她不用再穿训练服,也不用带妆出现,而是双手拿着本子、笔与暖水杯,站在场边,时刻关注队员在场上的动作。

  “一开始成为教练,我觉得有新鲜感,自己能把学到的东西传授给队员,也能带给她们很多新鲜的东西,包括我的见解。”

  为了丰富自己的业务知识,她开始会在每晚观看比赛录像,不仅是艺术体操,还有花样游泳与拉丁舞。

  “看花游是为了看她们的编排选择、选手的表现力与队形的变化。看拉丁舞的话,可以学到她们的舞蹈动作。”

  她时常会思考一个问题——“同样的动作,为什么我们做得和别人有区别?为什么人家做的好?”

  生活中,她爽朗利落;但在教练的角色中,她有时候也会不计形象,对练不好的队员红脸。

  “我讲技术时对她们的要求非常严格,达到要求了才能结束训练,有时候她们训练质量不到位,会拖堂到晚上7、8点,食堂关门的话,只能让她们先打完饭放到宿舍里,练完了再吃饭。”

  印象最深的一次,她带队员练到晚上9点50分,那天,她甚至对队员发了火,暂停了队员的训练,让她站到场外自我反省。

  8年运动员生涯,加上3年教练生涯,在北体的训练馆,她待了11年,放弃了谈恋爱的机会,也放弃了随心所欲吃东西的机会,但现在想来,她觉得这是迄今为止最宝贵的记忆。

  唯一觉得稍有遗憾的是自己没有机会好好上学。

  “其实我很向往上学的生活,之前在训练,也没有办法去学校里上课,只能上网课,我没有同学,所以小学4年级以前的同学到现在也非常珍惜。练体育,注定是一条孤独的路。”

  2020年,因为疫情,舒思瑶回到了成都。为了更好地陪伴父母,弥补过去的家庭团员的缺失,舒思瑶决定留在四川队执教。

  如今,她还是活跃在艺术体操的赛场,前段时间,她作为打分裁判参加了全国大学生运动员暨世界大学生运动会选拔赛的执裁工作。

  像在赛场上追求完美一样,她在其他角色中也遵循这个特点,做教练时她希望能带领队伍夺冠,“做裁判我希望自己能做到最好,裁判考试也希望自己能考第一。”

  不仅如此,她还热衷参加公益活动,希望能将自己在训练中学到的毅力传递给更多的人。

  “我很喜欢做公益,感觉有一份爱在里面,给我温柔和温暖的感觉,我也希望自己能多接一些公益活动。”

  “一字马女神”希望在生活中展现自己的无所不能。

公众号二维码